當前位置: 主頁 > 營銷實戰>口述設計史:蘋果如何實現“非同凡響”的設計 >

口述設計史:蘋果如何實現“非同凡響”的設計

時間:2015-7-18來源:贏銷網 作者: 點擊:
分享到:
 

口述設計史:蘋果如何Design Different

Fast Company

虎嗅注:Fast Company網絡版本周刊登題為《口述的蘋果設計史:19922013(An Oral History Of Apple Design: 1992-2013)的文章。文章主要由一些幫助蘋果創造設計風格的人口述,內容涉及iOS 7的設計者艾維以及iMac蘋果零售店、iPodiPhoneiPad 等多款產品的設計、制造細節。本文由新浪科技編譯,大意如下:

1996年喬納桑艾維(Jonathan Ive)掌管蘋果的工業設計集團以來,很少有設計師離開他的團隊,具體來說有2人離職,3人去世。(我們采訪了這兩名離職的設計師,同時與蘋果另一些資深員工進行了交談)我們發現,過去20年中一個重要的事實,即蘋果如何利用設計從瀕臨破產發展成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被完全低估。

外部人士習慣于假定,由于喬布斯是一名產品大師,能將硬件和軟件無縫地整合在一起,因此蘋果是分工合作的模范。實際上,情況常常相反。在談到艾維時,喬布斯曾表示:蘋果,除我以外,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擁有更大的運營權力。艾維于1992年加入蘋果2012年,他將軟件設計納入自己麾下,從而進一步擴大了權力,蘋果最新的iOS 7正是出自他的手筆。

蘋果設計風格的根源可以上溯至80年代,當時喬布斯將計算機比作心靈的自行車,即高科技需要演化成簡單易用的設備。這一原則也成為隨后蘋果設計的試金石。

1985年喬布斯被驅逐出蘋果,直至1997他的回歸,這一段時期是公認的蘋果黑暗歷史

回憶這一時期,蘋果工業設計集團創始人布倫納:我們團隊中有個家伙叫托馬斯•梅爾霍夫,他當時從事eMate(見下圖)的設計。我們從Newton平板電腦中借鑒了一些元素和操作系統,并將其放到貝殼狀設計中。這一理念是為兒童用戶簡化計算機。這也是iMac半透明、球狀外觀設計的開端。

工業設計創新主管(現任英特爾工業設計副總裁)道格·薩茨格(Doug Satzger):我們圍繞一些很酷的概念工作。但在時任CEO阿梅里奧的領導下,設計并不意味著什么。你可以設計一款產品,但營銷人員會說,我們只給你15美元去做,但這要花我們20美元,因此我們還是貼牌戴爾計算機或佳能打印機。當時我們是一家以營銷驅動的公司,并不專注于設計,甚至沒有開發出真正的產品。同時,軟件部門的情況變得更糟糕,蘋果的操作系統被遠遠領先的Windows 95超過。

Mac OS人機界面集團經理(現任谷歌用戶體驗主管)科戴爾·瑞茲拉夫(Cordell Ratzlaff):當時有一個代號為“Copland”的項目,這可能將成為蘋果的下一代操作系統。但這也可能是蘋果有史以來管理最糟糕的項目。在經過幾年之后,很明顯產品無法推出。

1998足夠好,從而可以舔” —— iMacMac OS X

蘋果4.29億美元收購NeXT的交易于199612月完成。第二年夏季,喬布斯被任命為蘋果過渡期CEO。他最初的舉措之一是,與艾維合作重新設計蘋果的桌面電腦產品。

薩茨格:喬布斯告訴我們,他想要一臺能連接互聯網的電腦。他的女兒將要上大學,他希望開發出一款對她足夠好的、能帶去學校的電腦。他的想法是一款不需要硬盤的產品。

高級副總裁、硬件工程師、艾維2004年之前的老板魯賓斯坦:這種聯網的電腦無法工作,因為沒有足夠的帶寬。原始設計看起來就像是iMac的縮水版。最下方有一個槽,你可以放置鍵盤,因為其中幾乎什么也沒有。

薩茨格:我們設計了邦迪藍的iMac。當喬布斯在發布會之后走下臺,他立刻就說:我喜歡iMac,但我們設計了一個錯誤的顏色。”iMac當時有5種糖果色,是一款熱門產品。這是第一款令人感覺像消費類產品,而不是商業工具的電腦。而喬布斯在蘋果公司的下一步重新設計瞄準了軟件。

林賽:在發布iMac的不久之后,喬布斯將關注重點轉向了Mac OS X。他將整個軟件設計團隊集合在一個房間,以典型的喬布斯風格宣布,房間里的所有人都是蠢貨。喬布斯帶來了硬件方面的經驗,主要關于半透明、光澤度和色彩,他將這些應用至界面。在一次會議上,喬布斯表示:我希望這看起來足夠好,從而可以舔。在這之后,一名設計師將吃到一半的Life Saver粘貼在顯示器上。

新的用戶界面系統被稱作Aqua,在屏幕底部有固定的應用欄,并在很大程度上依靠視覺效果和動畫。這最終發展成了當代的OS XiOS,并對微軟、谷歌,以及其他一切軟件公司的操作系統產生了重要影響。

2000他想要控制與產品有關的一切” —— 零售

首席人才主管(現為人力資源顧問)·沃克(Dan Walker):喬布斯打來電話說,他正在開發一款強大的產品,因此需要講一個故事。他希望控制與產品有關的一切,包括開發、生產、如何推向市場,以及消費者如何與產品互動。

在沃克的建議下,喬布斯開始組建零售店團隊,而團隊負責人是塔吉特前高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蘋果的目標是充分利用艾維已取得成功的iMac,更好地向公眾推銷理念。這一理念成為了隨后10蘋果設計的中心,即數字中樞。

負責蘋果零售店設計的蒂姆·科比:當時我們與喬布斯在一起,面前有一塊白板。他問了我們許多問題,例如耐克零售店有多大?他希望零售店有較大的規模,但當時蘋果只有兩款筆記本、兩款桌面電腦,同時也沒有開發出許多軟件。因此我們研究出了許多其他功能區:照片區、兒童活 動區、天才吧和劇場。我們嘗試創造一種蘋果獨有的、與以往科技體驗不同的體驗,而這就是成果。

蘋果零售店首席財務官(隨后曾擔任JCPenney首席運營官)邁克爾·克萊默(Michael Kramer):當約翰遜對我說起天才吧的時候,我問他:規模有多大?他表示:每家店5人。”“那么這將占據門店銷售隊伍的20%”“是的。”“那么我們怎么收費?”“免費。大部分首席財務官會說:你是不是瘋了?但在蘋果,即使是財務人員,你也需要以創造性的方式去看待業務,需要找到做出肯定回答的方式。

科比:對于零售行業的任何問題,約翰遜總是給出教科書式的回答,而喬布斯總是有些離經叛道。我之前一直以為,喬布斯只是在找平衡,但隨后才意識到他將約翰遜的想法當作競爭對手可能采取的最佳方式。我們試圖將情感,而不是應用作為成果。這是蘋果設計的核心元素。

蘋果希望深入商場的心臟,當消費者想購買計算機時注意到他們。

第一家蘋果零售店于2011519日在弗吉尼亞州Tysons Corner開業。隨后一天,《商業周刊》刊登了一篇名為《對不起,喬布斯:為何蘋果零售店無法取得效果》的文章,嘲笑喬布斯對美學的完美主義、租賃昂貴地產的決定,以及向一小部分消費者銷售Mac電腦的做法。而目前,蘋果已有412零售店,平均每平方英尺每年銷售額約為6000美元,超過任何主要零售商的兩倍。

2001蘋果的設計成為試驗”—— iPod

iPod高級副總裁(現任Next Labs CEO)托尼·法戴爾(Tony Fadell):直到2001年之前,蘋果的設計都只關于產品。隨后,蘋果的設計成為試驗。當時有一款產品iPod,以及配備的軟件iTunes,隨后是零售體驗。這創造了我們今天所知的蘋果設計哲學。

沃克:所有書呆子都在說PC已死。隨后有一天——你永遠不知道喬布斯的點子在哪里,因為他有時會將其他人的點子據為己有——當喬布斯醒來時,判斷計算機并未死去,而是比以往更重要。計算機是這一生態系統的中心,而外在表現則是圖片、工作和音樂。

2001年的Macworld大會上,喬布斯發布了數字中樞戰略。他公布了一款簡單的MP3應用iTunes,幫助Mac電腦用戶燒錄訂制的播放列表,以及收聽互聯網廣播電臺。

魯賓斯坦:我們關注可以和Mac電腦一同使用的所有設備。我們關注照相機,但沒有看到可以在哪增加足夠的價值。當時手機PDA(個人數字助理)并存,我們認為PDA將被手機擊敗。音樂播放器將脫穎而出,因為這類設備沒有根深蒂固的競爭對手。市場上的產品都很差。

沃克:我很想告訴你,iPod是研發部門的重要成果,但實際情況不是這樣。魯賓斯坦當時在日本的東芝工廠,他們生產一些小型硬盤,而魯賓斯坦看到了潛力。

魯賓斯坦:我定期拜訪我們的所有供應商,評估他們開發的所有產品,看看這些產品是否符合我們的產品路線圖。我們前往東芝,在會議的最后,他們展示了1.8英寸硬盤。他們并不知道這樣的硬盤有何應用。我對他們說:我們會采購你們能生產的所有這些硬盤。我隨后找到喬布斯說:我需要大約1000 萬美元。隨后,我開始找人管理團隊,當時我找到了法戴爾。

法戴爾:世界上并沒有任何類似的硬盤。這使我們能夠開發iPod。在此前供職的Fuse Systems,我們為家庭音響開發這種MP3我于2001年作為一名外包員工加入蘋果iPod的理念是你口袋中的1000首歌,即一款能與Mac電腦同步的、待機時間很長的設備。

薩茨格:如果你嘗試了解iPod的創造者,他們會把艾維稱作“Jony iPod”。而“iPod教父是法戴爾。此外還有被稱作“Mr iPod”的魯賓斯坦。這3人似乎都不愿接受這一事實:是團隊的力量開發出了產品,改變了世界。

iPod的最小化設計并不是突然出現的。艾維的團隊已在過去多年中嘗試類似的設計,從G4 Cube桌面電腦和Titanium PowerBook G4開始。這兩款產品在iPod的不久之前發布。

魯賓斯坦:Cube是我們唯一真正的失敗。這款產品表現太差。盡管產品本身很出色,但售價太貴。關于材料、帶弧度的塑料,以及觸控開關,我們學到了很多。這是工業設計的很大一部分。這確定了我們未來幾乎全部產品的基礎。

薩茨格:市場的發展使透明材料不再適用。在iMac的不久之后,我們開發了Titanium PowerBook(見下圖),隨后又重新設計了白色的iBook。白色毫無疑問來自艾維。我需要拜訪多家供應商,說我們需要最白的白色我們推動他們挑戰在樹脂基中加入鈦金屬的極限,隨后我們還需要調整藍色的水平,因為太多藍色將導致產品看起來像洗衣機。

林賽:喬布斯永遠希望領先一步。當行業開始轉向彩色風格時,他意識到——我和艾維也意識到——我們需要走不同的路。讓我們采取最小化設計,使用最少的色彩,專注于款式和材質,采用不同的設計靈感。

2004 設計室是神圣中的神圣” —— iPhone, iOSiPad

薩茨格:我們工業設計工作室的人被鎖在門里。喬布斯很明確的表示,如果沒有任何理由在那,那你就不屬于那里。而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不能向團隊之外的任何人談論設計。

開發者關系高級經理(N3twork聯合創始人)埃里克·拉梅爾丁(Erik Lammerding):我從未被允許進入這一保密的房間。你還記得電視劇《糊涂偵探》嗎?許多門禁,毛玻璃窗戶。這是神圣中的神圣。

薩茨格:整個工作室約有1萬至1.5萬平方英尺(約合9291394平方米)。這是一個有趣的場所。當你走進去,你會經過一個不銹鋼材料的走廊,約有10英尺(約合3)長,隨后將看到一個由混凝土地面和玻璃圍繞的寬敞空間。天花板被金屬覆蓋。其中有一些龐大的混凝土柱子,而中間偏右是玻璃區 域,看起來類似金魚缸。艾維有一個三面都是墻的房間。我記得,艾維有一張由馬克·紐森(MarC Newson)訂制設計的桌子、椅子,以及兩個立式抽屜柜。他桌上有一套彩色鉛筆,Tolomeo臺燈、電腦,就是這樣。那里沒有他家人和孩子的照片。實際上,整個工作室的墻上都沒有任何照片。

薩茨格:艾維和喬布斯在辦公室外花了很長時間,他們討論商業計劃和產品。艾維抱怨,許多被認為來自喬布斯的想法其實是他提出的。考慮到他在蘋果的地位,艾維有著非常冗繁的日程表。如果想要挑戰這名設計副總裁,同時你又不是一名設計師,那么將引發一系列后果。有許多人沒能留在蘋果是因為艾維認為他們侵犯了自己。

法戴爾:我們從iPod Mini開始,試圖將其設計成一臺手機。我們實際上開發出了帶觸摸滾輪的手機,就像是撥盤電話。

iPhone部門高級經理(Quake Labs創始人)安迪·格里格農(Andy Grignon)蘋果收購了一家名為FingerWorks的公司,該公司開發多點觸控鍵盤。因此我們誕生了一個想法,即完全基于觸摸屏的手機平臺。

薩茨格:多點觸控理念最初來自關于平板電腦的頭腦風暴。我們一直嘗試將PC壓縮成平板電腦。艾維團隊的設計師鄧肯·科爾(Duncun Kerr)讓人們坐下來幾個小時,討論多點觸控。如果你可以像真實翻頁一樣實現翻頁,那不是很好?如果只要一些手勢即可實現縮放,那么不是很有意思?我們 ID團隊在紙上寫下了這些想法。我可以肯定,鄧肯當時與負責傳感器的和多點觸控硬件的人進行了交談。幾周后,我們被鄧肯及其團隊開發的原型產品震驚了。我們縮放并旋轉著谷歌地圖。

格里格農:當時負責Mac軟件的斯科特·福斯特(Scott Forstall)聽說了這一項目。他非常想在手機上實現Mac OS

羅杰斯:iPhone在這樣的氣氛下被開發出來,軟件和硬件團隊甚至完全沒有溝通。我最初的任務之一是給iPhone開發另一個軟件系統,以便我們使用iPhone打電話。

格里格農:我們將其稱作“Skankphone”。法戴爾的整個硬件團隊全盛時期可能有60人,但只有我和另外3人被允許看到真實的用戶界面。 在可以看到用戶界面之前,你需要簽署一份單獨的法律文件,并要得到喬布斯的批準。隨后你可以去找福斯特,他是這一秘密名單的最終所有者。他會對你說:不要告訴任何人,甚至是你妻子。

薩茨格:當我們開發第一款iPhone時,我們圍繞屏幕尺寸和Home按鈕進行開發。

布羅迪:我拿到了一個粗糙的原型產品,知道了大概的尺寸。我渲染了一些與手指差不多大小的圖片,看看我的大拇指能覆蓋屏幕的哪些地方。我需要設計一些菜單,因此我設計了一個屏幕,其中有很多圓角矩形的按鈕。

薩茨格:我們獲得了一張屏幕截圖,并將其放在每一個模型上,這是我們所知的用戶界面的全部。艾維知道發生了什么,但ID集團的大部分人不知道手勢如何工作,如何實現基本功能和可視語音郵件,即第一代產品中所有有趣的東西。

iOS應用工程主管(現任Jawbone執行主管)尼汀·加納特拉(Nitin Ganatra):團隊的所有人都知道,蘋果曾試圖推出一款觸摸輸入的設備,即Newton,但遭到了行業的嘲笑。福斯特非常注重外觀和感覺。當我們推出一款應用時,應用能立即使用。當你的大拇指上下移動時,屏幕可以追蹤你的手指運動而滾動,沒有任何遲滯。

諾基亞分析師(現任Aysmco創始人及獨立分析師)霍拉斯·德迪烏(Horace Dediu):在第一代iPhone發布的第二天,我前往諾基亞的餐廳,問人們對這款手機的看法。他們的說法是:這里什么也沒有。

iPhone可能是有史以來蘋果最成功的產品,占蘋果營收的超過一半。在隨后幾年中,艾維的團隊對后續產品進行了改進,而蘋果則回到了關于多點觸控設備的最初想法:平板電腦。

加納特拉:我最初聽說這一平板電腦是在2008年底。喬布斯說:就把它想成大一點的iPod Touch有幾次,喬布斯表示,我們并沒有太多工作要做。

營銷經理馬特·邁西尼斯(Matt Macinnis):除了專注于有限的使用案例集,蘋果的產品規劃周期并沒有什么出奇之處。在第一次迭代中,每款產品的關注面都很窄,但被關注的點都無懈可擊。對于iPad,有一個想法是在兩側都提供應用欄。根據用戶在家中擺放的方式,這將會有不同的行為。如果你將它放在床邊,那么就是鬧鐘。如果你將它豎起來放在廚房,那么就是一本食譜。這樣的想法隨后被簡化。

塞加爾:回到蘋果II的時代,這款電腦上有一行字:最個性化的計算機。然而iPad才是有史以來最個性化的計算機。我是說,你可以觸摸它,它可以對你的聲音做出響應。

2010從這個令人感到綠色的東西開始

iPad推出的幾年之后,蘋果沒有發布重要的新產品,而三星和谷歌等競爭對手憑借觸摸屏手機和平板電腦逐漸追上蘋果蘋果推出的游戲中心可能最好地體現了這一趨勢。游戲中心是蘋果20109月為iPhone游戲推出的一個社交網絡應用,采用了喬布斯喜愛的擬物化、現實主義3D圖標,幫助用戶炫耀在游戲中的新紀錄。

加納特拉:游戲中心是一款粗糙的應用,關于擬物化的所有問題都暴露無遺。該應用從這個令人感到綠色的東西開始,但未能帶來真正擬物的體驗。

高級用戶界面設計師(現任Pinterest首席產品設計師)賈森·威爾森(Jason Wilson):福斯特掌握了喬布斯的設計品味,但并未理解背后的感覺。我離開蘋果是因為我受不了福斯特的設計。

加納特拉:許多媒體都報道稱,福斯特是真正推動擬物化設計的人。事實上,這個人是喬布斯。他會去觀察木頭和皮革。而基于這種對材料的廣泛觀察,喬布斯將判斷對于日程表應用和書架應用,什么樣的界面看起來最好。

茲維納:在蘋果最困難的是招聘。你將會對全球最好的設計師說:你能想象來到蘋果,但在多年時間里給圖片上的物體涂上白色,并配上一行文字?我很尊敬留在這里的人,以及他們從大處著眼的能力。喬布斯將這看作一生的作品。而問題在于,如果缺乏謹慎的管理,即將所有元素串連在一起的紅線,那么事情能否繼續維持下去?

喬布斯于2011年去世,蘋果的軟件問題變得更嚴重。新的蘋果地圖擁有良好的視覺效果,但存在一個嚴重問題,即無法帶領用戶前往正確的地點。這迫使蘋果CEO庫克做出道歉。根據媒體報道,這一爭論最終導致福斯特于201210月辭職。此前對蘋果軟件決策沒有太大發言權的艾維接管了福斯特的工作,并開始了對iOS的重新設計。

邁西尼斯:亞馬遜、Facebook和谷歌的一個關鍵元素在于數據。這些公司基于對數據管理技術的深刻理解。但蘋果并不知道如何去做。

威爾森:軟件開始滑坡,網頁服務一直失敗,而谷歌打敗了蘋果

在今年6月的全球開發者大會(WWDC)上,蘋果發布了艾維的最新作品iOS 7。這其中包括最新的基于手勢的互動模式、面向未來的Mac Pro桌面電腦,以及最重要的,一種高調的感覺。

塞加爾:對于喬布斯,驚喜總是一個重要元素。我從新款Mac Pro中也得到了這種感覺。我看著這款產品,想起了G4 Cube蘋果有可能因此遭到批評,但開啟方式、渦輪風扇,以及熱核心,這非常具有蘋果的風格。除了蘋果,世界上還有什么人能重新設計桌面電腦?這讓我感覺,蘋果仍是一家創新者。

2013蘋果的分枝,正在向新樹苗嫁接

布羅迪(他目前供職于一家保密的創業公司):我在線觀看了WWDC大會,他們努力進行嘗試。但對我來說,沒有喬布斯的蘋果是一家不同的公司。這是一個好地方,但有很大不同。讓我高興的是,我看見類似法戴爾的人正在做新的事。他們就像是蘋果的分枝,正在向新樹苗嫁接。

法戴爾:在蘋果,我們總是在問,還有什么是我們可以變革的?我們關注視頻攝像頭和遙控器。我們討論過的最瘋狂的東西類似谷歌眼鏡。我們說,我們是否能開發眼罩,讓你感覺像是坐在劇院中?我開發了多種原型產品,但我們當時已有的產品已經獲得成功,因此我們沒有時間去做。

Evernote CEO菲爾·利賓(Phil Libin):總會有一些應用有著漂亮的設計,但他們處于最高端,很少有人能真正擁有這些應用。蘋果是第一家將高端設計變成主流的公司,教給了世界品味。

NewDealDesign創始人(Fitibit運動追蹤設備和Lytro光場相機的設計師)加迪·艾米特(Gadi Amit):大約1990年,我還在以色列,供職于一家名為Scitex的公司,但我花了很多時間在舊金山Frog Design的辦公室中。我旁邊的家伙正在為喬布斯的NeXT工作。我看見他桌上有3個相同的鼠標,很難分辨出之間的不同,因此我問了一下。他說:難道你看不見嗎?隨后指著鼠標的底面給我看,一個有1毫米厚,另一個有1.5毫米,而第三個是2毫米厚。這時我看到了不同。這改變了我對細節設計的觀念,這也是我前往加州的原因。

第一贏銷網
. TAG: 蘋果

 


查看所有口述設計史:蘋果如何實現“非同凡響”的設計評論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本篇口述設計史:蘋果如何實現“非同凡響”的設計來源于互聯網或網友投稿,如作品內容、版權有疑問請同本網聯系

 

在線投稿 | 客戶服務 | 網站地圖 | RSS

 

 

營銷網門戶—第一贏銷網,匯聚領導力管理商學院、廣告品牌策劃、終端銷售促銷、招商創業加盟等知識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