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資訊快報>“包村長”孫川:放棄非洲淘金,回國賣包子 >

“包村長”孫川:放棄非洲淘金,回國賣包子

時間:2016-11-7來源:贏銷網 作者: 點擊:
分享到:

商界導讀:推著三輪車吆喝的腸粉老板、賣早茶的退休大媽、提著簡易保溫箱賣豆漿油條的婦女……深圳的每一個街角都有這些人的身影。

文丨商界記者 雪姨

推著三輪車吆喝的腸粉老板、賣早茶的退休大媽、提著簡易保溫箱賣豆漿油條的婦女……深圳的每一個街角都有這些人的身影。

生意火爆的,租一個不足5平米的小門面;生意冷清的,只能擺個流動攤位,天晴下雨也不曾缺席。

深圳天安云谷,這里是華為總部和富士康的交界地,同樣上演著街頭早餐的冷暖萬象。不同的是,附近路口的那家包子店——每天早上都有上班族排著長隊買包子,羨煞了街對面的同行。

這家包子店,究竟有何種魅力,牽引著路人的腳步和味蕾?

包子老板的非洲故事 

 

2008年,孫川初到安哥拉

2008年,安哥拉。

剛來這里時,孫川只是個跑腿司機,每天在工地和建筑市場兩地間奔波。盡管語言不通,但是跟著老板跑的次數多了,日積月累,孫川也漸漸摸到了這個行業里的門道。大半年之后,頗具事業野心的孫川決心辭職,自己單干。

第一次創業,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簡單。

為了這次創業,孫川做了很多準備,特意花了七個月學習葡萄牙語,然后借了1.3萬美元,買了一輛二手車。所有必需物資準備好了之后,身無分文。但上天卻給他開了個玩笑,全球金融危機來臨。78個月的時間里,一個項目都沒有找到。

很長一段時間,他都只能和一幫重慶人借住在一個垃圾場旁邊的基地,每天靠老式發電機發電,洗澡還得用熱得快。最難以忍受的是臭氣熏天的垃圾場和滿天飛的綠頭蒼蠅,椅子、桌子、晾衣繩……蒼蠅無處不在。

“沒有錢,好不容易找到項目,又被建材公司坑了錢。”回憶起那段經歷,無助、痛苦,再次浮現在孫川的臉上。有兩次,他獨自一人開車到海邊,也不管旁人的詫異,放聲大哭,“心里難受,不能告訴家人,也沒有朋友可以傾訴。”

2009年,孫川迎來了第一次轉機。安哥拉經濟開始復蘇,他也找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伙伴。兩人齊心經營建筑生意,從幾十萬元的小工地到幾百萬元的大酒店,不到一年,孫川和伙伴的公司在當地建筑圈打響了名聲,躊躇滿志的他覺得前路一片光明。

美好的錯覺在自己被合伙人踢出公司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孫川再一次回到了原點。

除了兩次白手起家、艱苦創業,安哥拉帶給他的人生經歷還有死里逃生。 

 

孫川當時駕駛著汽車被劫匪襲擊,每一發子彈都打在車上

有兩次,孫川和妻子從銀行取完錢出來,被劫匪盯上了。劫匪一路尾隨,直至明目張膽地逼近他的汽車,見他沒有停車的意思,劫匪直接開了槍,每一發子彈都不留余地地打在車上。孫川猛踩油門,絲毫不敢松腳,最終躲過了一劫。

更危險的一次,劫匪直接沖進了家門。他和妻子抵住臥室的房門,住在隔壁的兄弟不顧一切徒手和劫匪搏斗,硬生生地擊退了劫匪。

多次生死逃命,孫川想明白了一件事:“背叛和低谷經歷過,揮金如土的日子也享受過,生死也逃過,人生算是豐富了。”他打算回國,告別這種不知下一秒是生亦或是死的生活。

毅然回國,看上一個包子 

 

孫川和妻兒

孫川始終記得妻子陪他生死逃命時驚恐的神色。這一次,他不想讓妻子和孩子從今往后繼續待在這個沒有人身保障的國度。2015年初,和妻子辦理好一切手續,回到了深圳。

回國之后,他身體里每一個不安分因子都在躁動。一邊陪著家人,一邊尋找商機,卻又總是不如意。“一心認為自己是當大老板的角兒,辦公室里普通職員的工作也不是我喜歡的。”

剛開始的那段時間,孫川還是想做國外市場。因為懂葡萄牙語,對非洲市場有一定了解,一家做保健品的公司找到他,打算讓他做安哥拉市場的外銷培訓,仍以失敗告終。

本想重操老本行,在國內繼續做建筑生意,可這比做翻譯培訓還要難。和當初在安哥拉跑市場不同,曾經建立起來的經營理念幾乎要全部推倒,重新去熟悉市場規則,建立新的人脈資源。這是一個需要重頭再來的過程,孫川不斷調整著自己的心態,等待著新的契機。

早上去晨練的時候,孫川身邊總是經過一群群匆匆去上班的人,在街邊小店或者攤點邊買上一份早飯,然后又繼續趕路。

孫川的妻子是一名營養師,極其注重日常飲食,不管是在安哥拉還是在國內,她都會準備豐盛營養的早餐。所以當孫川看到這些小店和馬路攤點的時候有點揪心。“深圳是全國外來務工人員最多的城市,他們每天都在這座城市快節奏奮斗著,但是在大街上卻很難尋得一家正規的早餐店。這里應該有很大的消費需求。”

雖然心里這么想著,但孫川并沒有打算往這方面發展。他覺得自己還是一個有野心、有抱負的人,不甘心做小餐飲這樣的小生意。

但他的想法很快就發生了改變。在網上了解創業項目的時候孫川看到了一個名叫“包村長”的早餐連鎖品牌。“看來有人跟我一樣發現了這個商機,英雄所見略同啊!”帶著一絲得意和好奇,孫川開始去了解這個品牌

最開始吸引孫川的是這個品牌的健康早餐理念,隨著了解的深入,孫川發現早餐行業的規模其實遠比自己想象的大。“包村長”對中國早餐行業進行了細致的分析:2015年中國早餐市場規模達到了1600億,未來3年還將以14%的增速增長,而且包點的毛利率可以達到60%以上。

“難道包子鋪還能做成一個大生意?”孫川決定親自去成都,看看這家包子鋪到底怎么樣。

他站在馬路對面觀望了許久。這家包子店旁邊是菜市場,和周圍雜亂的環境相比,包子店顯得十分醒目——干凈大氣的店招,身著統一工作服的店員,甚至還有透明的后廚。孫川上前買了幾個包子,嘗完之后,他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然后招了一輛出租車,駛向春熙路。

“包村長”的總部基地駐扎在繁華的春熙路背后的巷子里。孫川登門造訪,接下來的四天,他都住在這里。這四天,改變了孫川的人生走向。

他發現,和深圳的包子相比,“包村長”的包子價格雖然貴了5毛至1塊錢,食材卻很新鮮。孫川也跟著去采購,對方并不忌諱或者推辭。“包村長”的員工每天有計劃地到市場采購新鮮食材,能賣多少就買多少,第二天絕不用前一天剩下的食材。后廚的工具每天清洗,包括廚房的大掃除。

孫川還發現,除了自己,每天都有許多人打電話或上門咨詢,都是和他一樣,想要前來一探究竟。“而且這家包子鋪跟其它的小店很不一樣,不管是生產還是經營都是標準化的,所以這門生意并不是瞎打瞎鬧的小生意,而是完全可以做起來的大生意。”

淘金仔開包子鋪,傳奇仍在繼續

一周后,孫川再次來到成都,和“包村長”談下了合作。

“我居然真的要去賣包子了。”孫川笑道。

帶著總部的規劃和選店指南,孫川回到深圳后,搬出家里閑置的自行車,在大街上轉悠,尋找合適的店面。

最后找到了天安云谷附近商業街的一家門店。“我在這里看了一天,計算了一下,平均一分鐘有三十個人路過,而每天早上經過這里的人,上班族最多。”孫川毫不猶豫地租下了這家店。

從裝修到員工培訓,再到開業,孫川漸漸發現自己和以前有些不同了。    

 

 

淘金仔的包子鋪

從前揮金如土的他,開始記賬,詳細到每天要準備多少食材,賣多少個包子。“這個轉變的過程其實很難,以前在安哥拉的每一筆交易都是上萬元,現在卻是‘斤斤計較’。更難的是,我要重新去認識這個市場,熟悉這個行業的經營規則,同時又要保持自己的原則。”

孫川已經為自己的包點事業規劃好了,先將自己的包子店在深圳打響名聲,然后一舉拿下深圳市場。“正規早餐在深圳的市場占比不足20%,我有足夠的空間去發展。如此算下來,并不比在安哥拉做建材生意的規模小,甚至可以做到更大。”孫川對未來充滿了信心和斗志。

結語

餐飲門檻低,從業者眾多;而早餐客單價低、利潤空間小等現狀也使得早餐難以吸引正規軍進入。這也是造成早餐市場亂象的重要因素。

如今,早餐這個巨大的剛需市場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早餐市場的規模保持著14%左右的增長率迅速發展。曾經遍布大街小巷的早餐車和臟亂差的夫妻店正在被連鎖餐飲企業和便利店取代,各大外賣平臺也試圖通過線上早餐外賣的方式提升用戶體驗。

每一個細微的變化,都在暗示著市場正在朝著健康的方向發展。“我相信這一次的選擇。”孫川的語氣里透著堅定。

他每天早上第一個來到店里,最后一個離開。當年在安哥拉淘金混出來的全身痞氣,早已煙消云散,如今掛在嘴邊的竟是豬肉白菜的價格。至今,他都無法相信,自己竟然賣起了包子,還樂在其中。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http://t.kanshangjie.com/r

在多變的人生中,唯一不變的,是他仍然保持著對事業的干勁和信心。

第一贏銷網
. TAG: 包村長 賣包子

 


查看所有“包村長”孫川:放棄非洲淘金,回國賣包子評論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本篇“包村長”孫川:放棄非洲淘金,回國賣包子來源于互聯網或網友投稿,如作品內容、版權有疑問請同本網聯系

人氣排行

 

在線投稿 | 客戶服務 | 網站地圖 | RSS

 

 

營銷網門戶—第一贏銷網,匯聚領導力管理商學院、廣告品牌策劃、終端銷售促銷、招商創業加盟等知識

 

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